迴扇歌螢。

【安雷】Closer

◆Attention.

巨無霸OOC
繁體注意
整篇胡言亂語系列
靈感取自→The Chainsmokers—Closer

第一次寫安雷請見諒:)


———


直至四年,杳無音信。

仿佛四年前的那段時光,兩人僅僅是擦肩而過,美好且不真實的夢。

--當然啦,那怎麼可能是夢?

漫天的星子點綴著漆黑的布幕,無數星星匯聚而成的銀河橫跨了這片夜空,皎然的月在星辰之下顯得黯然失色。

然而,眼前的美景卻未及那人一絲一毫。

每當一個輾轉反側的夜晚,他腦袋裡全是有關雷獅的記憶。

安迷修覺得自己快瘋了。

「唉……」又是個失眠的夜晚呢。

搖了搖杯中的液體,尚未融解的冰塊碰撞杯壁發出聲響。
安迷修嘆了口氣,抬手將剩餘的酒液倒入口中。

冰涼的酒液入肚,與之相反的火辣自喉部湧上,啤酒的苦澀自舌尖蔓延開來。

他並不喜歡喝酒。

在喝完幾杯後,安迷修多多少少感到一些醉意,健康的膚色爬上醉酒的紅潮,腦袋開始如漿糊般運轉。

身處吵雜的酒吧,然而他卻選擇坐在一旁隱蔽的安靜角落。

與周圍好似隔了一道隱形的牆。

他不喜歡酒吧。

至於跑來他不喜歡的酒吧,喝著他不喜歡的酒,只能說他大概瘋了吧。

從遇上雷獅開始,他的平靜生活掀起波瀾,開始不正常。

戀愛什麼的總會改變一個人吧?

頂著漿糊般發暈的腦子,安迷修趴在吧檯上歇息。

四年來,他不曾改變,卻不斷改變著。

他們最後是怎麼分開的呢?

那雙瑩綠的眸子帶著醉意思考著。


那雙涵蓋星辰大海的眼眸帶著鄙夷目光往台下一掠。

吵雜的酒吧一瞬間安靜下來。

台下的目光都聚集在黑髮青年身上。

握緊了手中的麥克風,青年便在眾人的目光下演唱。

「那是!」醉意一下子被驅趕的所剩無幾,安迷修一個抬頭不便不移的對上那人的眼。

熟悉的嗓音,熟悉的絳紫眼眸。

低啞的歌聲好似貓兒撥弄著心弦。

平穩規律的心跳,時隔四年,再次加速。


在與安迷修對上眼後,雷獅對著他勾起一抹微笑。

時隔四年,兩人在偏僻的小酒吧相遇。

一、兩首歌的時間不算太長也說不上短。

雷獅在演唱完後,便將手中丟給一旁的服務生,脫下原本穿在身上的外套掛在手臂上,下了台。

才走沒幾步,就被一個褐色身影撞了個滿懷。

熟悉的味道頓時縈繞在雷獅的鼻間。

「好久不見,安迷修。」他說。

「雷獅……」他有好多話想說,好多問題想問,所有的話語遏止在舌尖,轉而輕咬那人的名。

「我回來了。」一邊說著一邊將自己埋在那人的肩窩。


「……」不知何時離開酒吧的兩人正坐在安迷修的車上。

感人的重逢場面之後,緊接而來的是無比尷尬的沈默。

「唉……」安迷修嘆了口氣。

「喂喂,幹嘛沒事嘆氣?」

尚未回答雷獅的問題,安迷修一勾手將雷獅拉往自己的方向靠近。

抬頭便是一個深吻。

突如其來的吻讓雷獅措手不及。

不過很快的,他選擇閉上了眼,回應這個看似霸道卻無比溫柔的吻。

互相奪取對方的呼吸、溫度,綿延且深情的吻看似漫長毫無邊際。

「……回家吧。」不要再走了。

「嗯。」不會再離開了。

在一片漆黑中,安迷修他看見了那雙仿佛包含整個宇宙的眼眸。

而,雷獅他,則看見了一雙似湖水般清澄的眼眸。

孰不知兩人看到了同樣的繾綣溫柔。


We ain't ever getting older.



FIN.